陈剑: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五大未来走势

来源:川商传媒  发布日期:2021-11-19  

作者简介:

陈剑 北京改革和发展研究会创始会长


九大因素影响了人们对“毫不动摇”的信心:

■有些主观片面的错误解读影响了人们对非公有制经济认识。
■“剥削”思维没有得到彻底清理。
■一些部门制定政策“急刹车”引发震动。
■个别地方政府诚信不足。
■公权力时常逾越法律允许的边界。
■不同的市场主体面临的环境有别。
■市场化改革不彻底。
■共同富裕理解偏差。
■对民营企业家存在诸多误读。


未来若干年,非公有制经济五大发展趋势:

■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势头不可遏制。保持年均4%增长速度可期。
■非公经济,特别是其中的民营经济将成为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实现伟大复兴的重要组成部分。
■进一步提升对非公经济发展的监控水平,规范发展将成为重要特征。
■混合经济将成为普遍的模式。
■有了民营经济作为支撑,特别是采用混合经济形式,国有企业做大做强可期。


党的十六大提出的 “两个毫不动摇”已接近20年。


一个客观现象是,党和国家权威媒体几乎每隔一段期间,都要重申“两个毫不动摇”。今年9月8日的人民日报再次重申“三个没有变”,“非公有制经济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没有变!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方针政策没有变!致力于为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营造良好环境和提供更多机会的方针政策没有变!”


△2021年9月8日,人民日报重磅评论明确三个“没有变”


党和国家领导人也不断发声。如分管经济工作的刘鹤副总理,几乎每年都撰文发声“毫不动摇”,今年7月28日又在人民日报强调,必须坚定不移贯彻“两个毫不动摇”。


△2021年7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强调必须坚定不移贯彻“两个毫不动摇”


为什么领导人和媒体总是反复强调呢?认真分析,确实有一些因素影响人们对非公经济认识,更有一些因素动摇了人们对“毫不动摇”的信心。


一、影响“两个毫不动摇”的九大因素


(一)主观片面的错误解读如影随形 


党中央强调的意识形态,与时俱进,与国家发展的正确方向高度契合。从党的行动指南可以看出,从马克思列宁主义发展到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反映了指导思想的与时俱进。


但有些主观片面的错误解读仍如影随形,影响了人们对非公有制经济认识。例如,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党的行动指南,党隆重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纪念共产党宣言170周年,天经地义。但有一些人曲解马克思列宁主义著作原意,固执地认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就是简单的革命的理论或者造反的理论,是剥夺有产者财富的理论。如果不能够给予正确解读,人们就会误解要消灭私有制,剥夺企业主财产了,这样的认识无疑会影响非公有制经济发展。


(二)“剥削”思维没有得到彻底清理


如何看待现代民营企业家与旧社会资本家的不同。如果把现在民营企业家看作资本家,看作是剥削阶级,对资本妖魔化,企业家妖魔化,无疑会动摇民营企业发展的信心。


李光满文章提出“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特别是一些主流媒体的大量转发,实际反映了当下部分人的思潮情绪,引发种种不安的猜疑,让民营企业家感到缺乏“定心丸”,对非公经济发展的影响是明显的。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变革从未停止,我们深信,当下的变革依然不断是深化改革、加大开放力度的变革。    

 

(三)一些部门制定政策“急刹车”引发震动


政府制定的政策出现较大波动,影响了人们对未来清晰预期。如果人们对未来不能有清晰预期,会直接影响到人们的经济行为,投资行为。


例如,近期有关部门陆续出台平台经济、教育培训、信息安全等多个领域监管举措。这一系列监管举措,是从规范市场秩序、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战略高度出发,促进形成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应当得到理解和支持。


但有关部门出台的这些监管举措,事前没有预兆,也没有预留缓冲地带,采取“急刹车”或“翻烧饼”,对于这些行业的民营企业来说,无疑承受了巨大风险,更令人不安的是,网络舆论一片叫好,没有从相关企业的角度进行理性评判。


政府制定的政策波动过大的另一个层面就是,一些地方每到换届,就朝令夕改,新一任领导推出新举措,上届政府推出的一些政策举措也就不再提及,甚至废止。这也使企业家无所适从,投资打水漂的现象时有发生。 


(四)个别地方政府诚信不足


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法治政府建设实施纲要(2015-2020年)》确定了法治政府建设的基本目标:“到2020年基本建成职能科学、权责法定、执法严明、公开公正、廉洁高效、守法诚信的法治政府”。


这其中,“守法诚信”最为关键、最为艰巨。政府在依法行使行政权力,履行行政职责上必须恪守诚信。但在一些地方,政府诚信不足客观存在。


例如,不作为、慢作为,推诿扯皮,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变通,向上级报告情况失实,特别是违背承诺,一些基层政府在招商引资中常常做出很有吸引力的承诺,但当投资者资金一到,变卦的现象十分普遍。


政府诚信不足,损害整个法治权威,也影响非公经济发展的信心。


(五)公权力逾越法律允许边界


公权力必须在法律轨道上运行。但现实情况是,公权力时常逾越法律允许的边界,导致公权力的滥用。


比如一些部门随意扣押或冻结企业家资产财物、企业主的正常经营被人为打断等现象时有发生,在这种情况下说毫不动摇是缺乏说服力的。


(六)不同的市场主体面临的环境有别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国家保护各种所有制经济产权和合法利益,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开公平公正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依法监管各种所有制经济。”


目前的问题是,“依法平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并没有得到很好落实。诸多行业,非公经济面临较高的准入门槛,隐性显性门槛挤压着民间投资空间,一些公共服务等领域的投资仍然受限。


(七)市场化改革不彻底


市场经济体制不健全不完善,导致了民营企业的经营成本居高不下。2018年以来,从中央到地方,从监管部门到金融机构,出台了一系列破解、纾解民企”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政策举措。


但民企融资难和融资贵没有得到根本解决。2018年民营企业贷款仅占社会融资的14.5%,2017年更低,只有5.9%。而获得银行贷款的民营企业还面临着断贷、抽贷的风险,续贷时往往需要寻求高息的过桥贷款的帮助,从而阻碍了一部分中小民营企业的融资。融资渠道的阻塞会给民营企业带来流动性问题,导致企业经营停滞甚至破产。


健全和完善市场化改革,重要的是推进竞争中性原则实施,即“在要素获取,准入许可、经营运行、政府采购和招投标等方面,对各类所有制企业平等对待。”


(八)共同富裕理解的偏差


共同富裕是努力方向和奋斗目标。只有大力发展非公有制经济,特别是大力发展民营经济,才能够实现共同富裕。


此外,为公民提供基本的公共产品与公共服务是政府的基本职责。同时通过税收调节,包括征收遗产税等一些措施缩小贫富差距。


而发展慈善和公益事业,也是推进共同富裕的措施之一。但这项措施,只能是在自愿和提倡的情况下进行的。如果演变成“必须”,就会带来恐慌,甚至消减民营企业发展的原动力。


(九)对民营企业家存在诸多误读


社会上对民营企业家有诸多误读。


一是把民营企业家与富人等同。民营企业家与富人是不同的两个概念,与“土豪”更是不沾边。民营企业家与富人本质区别是对钱的认识和使用。富人消费奢侈,而民营企业家把钱用于企业经营和发展,创造新的更多价值。民营企业家应该是一个非常受人尊敬的群体,因为他们承担着投资经营风险,向国家交税。现实生活中,民营企业家付出的辛苦超出人们的想象,有一定规模的民营企业家预期寿命之低也超出人们想象。


二是确实有一些民营企业主不好的行为示范,但这些人并非民营企业家中的主流。把这个很小比重的群体误读为普遍情形,影响了人们对民营企业家真实情况的认知。


二、推动非公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因素


虽然上述影响非公经济发展的因素客观存在,但非公经济仍然能够克服各种阻碍持续发展。说明推动非公经济健康发展力量大于影响其发展的因素。推动非公经济健康发展的因素,笔者归纳了一下,主要有以下六方面内容:


(一)中国经济活力之源


2017年,官方给出的数据是,民营经济为中国的发展做出了“56789”的贡献,即民营经济为我国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就业、90%以上的市场主体数量。


如果市场经济体制进一步健全和完善,民营经济为中国发展所做贡献只会更高。这其中,民营经济对于稳就业,稳增长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二)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主要内容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对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作出了一个新概括——将“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以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三项制度并列,都是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那么,发展市场经济这样一个历史趋势不可改变。


中国不可能再走计划经济老路,因为这是导致人民普遍贫穷的道路。既然市场经济是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需要大力发展非公经济,特别是其中的民营经济作为重要支撑。

 

(三)对外开放的本质规定


中国近年来在国际舞台上强势崛起,已经成为国际社会不可或缺的重要成员。在此情况下,对外开放的大门不可能关闭。中国关闭对外开放的大门,意味着中国选择了孤立,选择了逆全球化,这不符合中央的精神和14亿中国人民的利益。而对外开放,需要非公经济长足发展,这是对外开放的本质规定。

 

(四)国家根本大法重要内容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第十五条规定,“国家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如果缺少非公有制经济,是不能称作市场经济的。

 

宪法第十八条还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允许外国的企业和其他经济组织或者个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规定在中国投资,同中国的企业或者其他经济组织进行各种形式的经济合作”。外国的企业和其他经济组织或者个人,是非公经济重要组成部分,“它们的合法的权利和利益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保护”。


(五)党中央国务院意志坚如磐石


为推动非公经济持续发展,党中央国务院决心很大,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推动毫不动摇发展非公经济的制度环境建立。包括诸多政策利好措施,法律保障等。总书记说民营企业家是自己人,极大地增强了民营企业家的信心。

 

(六)社会主义发展内在要求


无论是生产决定分配、交换和消费,还是分配、交换和消费反作用于生产,都是通过市场经济作为载体来实现的。市场经济推动了人们之间的相互联系,使人的社会化得到大幅度提升,更能够调动天下人参与的积极性,释放市场、社会和思想的活力,进而使社会真正成为主义的体制。而民营经济是市场经济的基础和活力之源,其发展方向与社会主义高度契合。


与此相反,计划经济难以调动市场、社会的因素,人与人之间的相互联系不是增加,而是减少了,因而计划经济不符合社会主义内在要求。

 

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健全和完善市场经济体制,就是健全和完善社会主义,丰富社会主义因素。


三、未来发展走势


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虽然有一些因素影响其发展,但非公有制经济却是国家发展的重要支撑,有更强大因素推动中国经济发展。两种因素汇合,对未来若干年判断,其发展趋势如下:


(一)中国经济能够保持中低速增长


市场经济体制作为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其发展总趋势不可阻挡。虽然面临包括疫情在内的国内外复杂的经济环境,但只要能够进一步释放市场和社会的活力,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势头不可遏制。保持年均4%增长速度可期。

 

(二)非公经济,特别是其中的民营经济将成为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实现伟大复兴的重要组成部分。


(三)进一步提升对非公经济发展的监控水平,规范发展将成为重要特征。



(四)混合经济将成为普遍的模式


混合所有制经济是我国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特别是发展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经济,对于巩固国有经济主导作用,对于扩大民间投资、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从而实现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五)国企做大做强可期


有了民营经济作为支撑,特别是采用混合经济形式,国有企业有了更丰厚发展的土壤和条件,做大做强既有坚实基础,又有很好的实现形式。


△图为陈剑出席2017魅力女川商时尚盛典并发表主题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