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继强:青年川商要把握成渝双城经济圈建设的机遇

来源:川商传媒  发布日期:2020-09-28  

川商传媒记者 苏竹青报道


9月28日下午,由四川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厅、四川省教育厅、四川省科技厅、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厅、四川省经济合作局、四川省工商业联合会、四川省归国华侨联合会、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四川日报报业集团等省级相关部门指导,川商杂志社主办的“2020(第八届)青年川商发展峰会暨第二届川商投融资大会”在四川锦江宾馆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青年川商、知名川商代表、专家学者共600余人参会。


西南财经大学西财智库首席执行官、西南财经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汤继强出席大会,并发表主题为“成渝双城经济圈建设解读”的演讲。



“只要青年川商强,川商发展就有强有劲的动力。”他表示,后疫情时代的挑战包括了疫情及其影响、洪灾及其影响、外部环境变化等多个挑战,也面临着时代的多重新机遇,如国内国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一带一路”建设、长江经济带、西部大开发形成创新格局、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四川“一干多支 五区协同”发展、成德眉资同城化等,当前多重机会叠加的情况下,青年川商如何把握新的机会,是值得大家思考的。


成渝经济圈是重大历史机遇

   

2020年1月3日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财经委员会主任习近平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在西部形成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


“成渝双城经济圈”是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的一项重大国家战略,是推动东中西部区域协调发展、形成重要增长级的重大战略举措,是推动川渝两地、成渝周边地区高质量发展的重大战略部署,是西部人民尤其是川渝人民渴望已久的重要战略决策,是国家政治经济的重要回旋空间,是千载难逢的重大历史机遇,是若干重大机遇在西部这片广袤土地上的历史性重逢,是四川和重庆以及广大西部地区迎来的最新最大的增量资源。

    

成渝双城经济圈,国家重要的政治经济回旋空间,承担重要的国家使命,“从国家战略高度,理解它的重要意义,落实国家责任,完成国家任务,不辱国家使命,是成渝双城经济圈的价值所在、关键所在。”汤继强表示。


成渝双城经济圈,以重庆和成都两大国家中心城市为核心,范围包括重庆市的27个区(县)和开县、云阳的部分地区、四川省的15个市,总面积18.5万平方公里。2019年城市群常住人口约12,000万人,地区生产总值约7万亿元,分别占全国的6.8%和6.5%。 

      

这片地处“一路一带”和长江经济带联结点的区域,战略地位十分突出。2016年4月,国务院批复的《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强调,成渝城市群是西部大开发的重要平台,是长江经济带的战略支撑,也是国家推进新型城镇化的重要示范区。同时,根据规划到2020年,基本建成经济充满活力、生活品质优良、生态环境优美的国家级城市群;到2030年,实现由国家级城市群向世界级城市群的历史性跨越。


他认为,成渝城市群具有三次产业融合发展、城乡融合发展、农业空间、城镇空间和生态空间高质量协同发展的潜质,经过较长时间的努力完全可以形成具有世界水平、中国特色、成渝特点的新范式和新格局。在川东诸地超2000万人,渝西各镇超1000万人。成渝之间的腹地,有超3000万人口,川渝超过12,000万人。地势相对平坦,经济基础较好,是城镇密集区。成渝城市群融合发展,成渝中心腹地,尤其是成渝高铁沿线,是川渝必争之地。成渝融合,成都向东,重庆向西,相向而行是大趋势。

 

新一轮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


汤继强指出,形成西部大开发新格局是中国既定战略安排,在中共十九大报告已经写入,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使得推进西部大开发更为迫切。

新一轮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新旧世界秩序裂变时期已经到来。在国际秩序新平衡达到之前,外部世界不确定性会非常强,国家战略也要作出相应的调整。

    

他表示,首先,需要将安全上升到更高的位置—由主要强调“发展”转向“发展与安全双目标”。在此过程中,需加强应对贸易战、金融战、科技战、信息战等的能力。西部大开发为中国发展与安全都提供了重要的战略支点,有利于形成战略腹地及战略缓冲机制,为发展提供回旋空间。其次,对外开放格局也要作出调整,通过西部大开发,可加快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贸合作辐射能力,推动新型全球化。


数字经济将成为推动双循环的重要力量


他表示,在常态化疫情防控的大背景下,企业既要防疫,又要复工复产,还要扩大消费,三者的结合点便是数字技术,“构建新发展格局,要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一战略方向,扭住扩大内需的战略基点,提升供给体系和国内需求相互适配性,使而数字经济会成为推动变革的重要力量,对现有的生产方式进行颠覆性变革。”


未来数字技术会从现在的消费端为主,向生产领域扩张,利用物联网技术将整个生产链条放在智能化的控制之下,提高效率,同时连结供应链、服务链,更高效率匹配整个生产过程;推动消费领域新变革,要充分利用数字经济,拉动国内消费。数字引领下的教育、医疗、智能生活等新消费场景,正在开启数以千亿计的新消费市场。当下的新消费,已经从传统的单品消费扩展到了生态消费、场景消费,供给侧怎么匹配人民群众对物质、文化生活的不断提升的需求,要迅速能够有灵活的调整,提供更高质量、更多元、更符合需要的产品;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和物联网等新技术的发展正在给数字经济带来更多可能,未来国家要在数字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原始创新的研发上给予引导和支持,同时要为数字经济提供更多的应用场景,提升公共服务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