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商大咖圆桌论坛 探索川商品牌发展创新之道

来源:川商传媒  发布日期:2018-01-11  

1月12日,2017全球川商年会上举办了川商品牌与创新发展圆桌论坛,浩均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蒋兴斌,四川省豆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朱纪军,成都哆可梦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寇汉,新尚集团成都数码广场董事长唐立新,厦门万里石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邹鹏,数位知名川商大咖悉数登台共同探索品牌发展之道,智慧碰撞煮酒论英雄。


论坛主持人 《川商》杂志主编张镜



此次论坛恰逢改革开放40周年,四川作为全面创新改革的实验区,当前正勇闯改革的深水区,论坛嘉宾以此为背景,展开了题为“作为企业如何以创新发展为抓手来构建高质量的增长”的探讨。


浩均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蒋兴斌认为,做企业就是尽人事。能够和在座的企业家在一起交流,是我的荣幸。这个标题有点大,我只能给大家分享我自身的经历。我是一个做传统产业起家的人,一炼铁,二拉货,三卖油,四修房子,这几年在新常态新时代的影响下,我们的产业也不好做,所以我们积极转型把企业做成煤交化冶这样一个产业链。我们四川真正的钢铁企业就三家,德钢、达钢,威钢,这都是我们的老大哥,他们的产能都比我们大,但是利润只我们少一,做到这点就是坚信自己。


要做好企业第一是人的问题,所有的事情是人做出来的,团队最重要。我常常跟我员工讲心在一起叫团队,心没有在一起叫团伙。我的企业到今天为止,没有打过指纹,企业在困难的时候是我蒋某人的,一旦企业成长了有利润了是大家的,是你们的。把所有的事情当成自家的事情来做,没有做不好的事儿,水清则无鱼,企业也一样。

  

四川省豆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朱纪军围绕 “小芯片 大国梦”的核心思想发言:我是做存储芯片的一家高科技企业,15年从广东把企业带回四川。大家都知道中国在集成电路这块是国家发展的一个短板,据不完全统计,我们每年的芯片进口量达到2600亿,是一个很庞大的数据,远远超过了原有等化石能源。在国家集成电路发展纲要里特别是我们四川,很多大型的电路企业都在四川落户,我们公司当然也顺应这个潮流,也回到故乡,回到四川。我们这行竞争非常激烈,依靠的就是创新,创新是第一生产力。而创新的东西全靠科研人员的大脑,在目前集成电路发展这么急迫的情况下,许多科研人员把自己的聪明才智通贡献出来。我们公司回到四川两年已经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四项发明专利,还有无数的实用新型专利,在这个行业里面取得一些微小的成绩。这一切只为了做一个真正的中国芯的品牌,正如我们公司的理念:豆萁心,中国芯。我们就想通过不断的努力,不断创新的思维,去为中国设计制造出最好的存储器,来支持我们国家的发展。

    

成都哆可梦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寇汉作为“带领年轻千万级员工做全球买卖”的杰出企业家代表,在论坛上发言称:我们的企业很简单,就是互联网的内容提供,说得简单一点就是手游的内容提供和服务。从13年开始整个中国的移动互联网是一个非常热的话题,我们成都领域内还是取得了一些不错的成绩,特别是在移动互联网的手机内容提供这一部分,我们成都是实实在在的进入了全国的第四位,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移动互联网这个领域就是一个创新的领域,这个领域不创新你就没有机会,互联网领域有一个伟大的特点,这个行业只有能够容许第一第二第三,但是第四或者是第五是活不下去的。我们哆可梦从2014年转型,做手游,2015年起步,2017年公司也实现了资本化,2017年3月份也实现了并购上市。我们的产值也从2016年的1个多亿到2017年的12个亿,我们2018年如果正常应该能够到35个亿。这是什么概念呢?我们公司500个人,平均年龄也就是大概二十四五岁的孩子,做了一个全球的买卖,能够做到国内24个亿,海外能够到12个亿,是靠什么呢?还是靠创新。首先我们在经营模式上有一个很大地挑战,哆可梦在2016年干了一个大的事情,将我们的国内域名总部迁到广州,在微信旁边,网易的隔壁,这都是两个江湖大佬。我们提出了几点,首先是全球化,这是移动互联网最大的美丽,我们23个孩子,在我们广州的一个很小的办公区,可以把全球的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生意做到市场全球化,同时我们在内容上,我们坚持了精品化,在流量上也改变了以往的方式,我们流量是自有化,主要是依靠精细化营销,精准流量分析,云计算来获取,这样我们获客成本相对比较低廉。在模式创新上,我们还坚持了生态的打造,今年将在四川地区投入大概8个亿的基金,主要是对我们生态链的一些投资和孵化,如果合适能够独角兽就独角兽,如果独角兽不了,就可以把这个企业装进我们的上市公司,我们希望未来三四年内打造成500亿的实质,就是在中国的互联网企业的市值里面,应该也算一个领军企业之一。第二个方面的创新,互联网的特点是从业者都比较年轻,我们公司员工都是二十四五岁,基本上都是刚毕业到公司来,没有在大的企业干过,在企业的管理模式上非常人性化,上次并购公司上市后我们公司至少有接近20个员工,都实现了千万级的财富资产,一个二十四五岁就能够有千万的资产也是很成功了。

    

新尚集团成都数码广场董事长唐立新则表示这几年我们转型和高校以及全国高校慈善合作,并且取得了四川排名第一的好成绩。和它们的合作有几个方面,第一个就是知识产权教育,和浙江大学合作的知识产权交易,和四川大学、电子科大成立的西南资产交易,整个知识产权交易是全球第一的。第二个是产业园,和浙江大学做的一号工程资金集合,上海交大、四川大学做的产业园都是在全国第一。第三个就是共同培养上市公司,和四川大学、西南大学轨道交通国家实验室一起成立了大概十个公司,其中这十个公司有三个是轨交所企业。今年和四川大学成立的国家实验室利润应该有三个亿左右,整个我们企业从以前一两亿的利润到现在做产业园、知识产权交易,以及共同培养上市公司,一年大概有20亿的利润。所以成功从传统的企业过渡到做技术经济,这几年的心得就是我们和高校技术方面的东西,一定会立于不败之地。我们现在和高校联合成立了一些企业,像四川大学的生物医药的企业,前不久才有一个5000万的做医药的进来,这个月我们都有7000万进账。企业就是应该有创新,从传统的企业转变到技术经济,特别是知识产权交易,我们今年大概的交易额应该是20亿左右,利润应该是5亿左右,所以我希望以后能够继续向知识产权方面共同培养公司。

   

厦门万里石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邹鹏提出要把产品服务做到极致:传统企业的创新发展我们最新的灵感来自于十九大的精神。在这个精神里明确的把中国经济的发展,从高速度发展阶段进入了高质量的发展阶段,我觉得这个论断非常正确。像我们这样的传统企业,就是要走高质量发展,走质量效益之路,然而如何才能走好这个质量效益之路呢?这些年国际化走得很快,我们追求一个量,一个规模。然而追求规模就要牺牲一些效益,在国内我们做很多工程有15%左右的毛利,甚至12—20%就很不错了,但在美都是40%以上。所以走这个质量效益之路首先要把品质做好才能做效益,我们把产品做到极致,把服务做到超出预期,通过加强管理来提高企业的效率。中国制造2025纲要出来,我们也提出要实现的目标,第一步要实现数控化,自动化装备要达到50%,机器来取代人。总的来讲,传统制造业也可以向智能制造业发展,可以不断用更先进的自动化装备辅于信息化的联通。


川商传媒记者 范敉报道

摄影丨川商传媒记者 文婷黎